你的位置:天载配资 > 天载配资软件APP应用部分 > 天载配资平台推荐 中锐股份:蹭白酒概念掩护减持
天载配资平台推荐 中锐股份:蹭白酒概念掩护减持
发布日期:2022-01-12 12:22    点击次数:53

中锐股份蹭白酒概念大涨之后天载配资平台推荐,高管立即抛出了减持计划。

中锐股份(002374.SZ)主营业务为防伪瓶盖和园林绿化,但是近期却开始进军酱香白酒产业,引来资本市场疯狂炒作。公司大蹭白酒概念背后的动机并不单纯,真实目的或许是为了掩护定增限售股解禁和重要股东及高管减持。白酒是一个高门槛行业,中锐股份涉足其中,将面临巨大不确定性。

从历史经营来看,中锐股份近年来营收规模大幅缩水,净利润多个年份发生亏损,盈利能力低下。公司资产负债表同样不好看,资金驱动型的园林绿化业务导致公司应收款项高企及现金流急剧恶化,巨额款项存在坏账风险。

蹭酱酒概念大涨

2021年9月,美国商务部以提高芯片供应链透明度为由,要求多家芯片相关企业提供商业数据,并定下11月8日的最终期限。如今期限已至,大部分企业已按照要求予以答复,其中包括备受关注的台湾地区企业台积电、韩国三星等。

2021年11月25日,中锐股份股价突然放量大涨6.49%,在此之后便开始连续大幅上涨,并于12月28日以涨停创下本轮行情新高8.47元/股,短短1个月时间涨幅223%。

中锐股份股价短时间爆涨缘于一则消息。根据公开报道,11月27日,中锐股份全资子公司贵宴樽酒业贵宴樽酒业(上海)有限公司(下称“贵宴樽酒业”)旗下贵宴金樽系列白酒产品宣告正式上市,贵宴樽酱酒量产被市场解读为中锐股份进军白酒产业的计划正式拉开序幕。

2016年以来,白酒资产备受资本市场青睐,市场流行“染酱”就大涨,中锐股份进军酱酒产业自然引来资金疯狂炒作。奇怪的是,在上述发布会宣布重大信息前两日,中锐股份股价就已经开始异动大涨,说明消息提前被接近上市公司的资金所获悉。

白酒拥有毛利率超高、现金流良好、存货逐年增值等接近完美的商业模式,中锐股份进入比原有业务模式更好的白酒产业无可厚非,但要做成功绝非易事。

白酒的护城河很高,没有积淀几乎不可能做起来,没有品牌积淀、历史文化、产品的良好口碑以及优秀的管理营销能力几乎不可能成功。

软件app

对于中锐股份而言,贵宴樽酱酒仅是一个刚成立的新品牌,没有任何历史积淀。根据公开报道,公司也没有自己的产能,基酒主要来自向贵州省仁怀市波波匠酒业有限公司采购,目前的贵宴樽酱酒更像是一家白酒营销和销售公司。从中锐股份自身实力来看,其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目前账面上货币资金仅有2亿元左右,根本支撑不了对白酒产业进行大投入,没有大投入也将难有大作为。

从整个白酒行业来看,目前虽然规模以上白酒企业产量、收入、利润总额保持稳步增长的态势,但行业总产能仍然是过剩、总产量继续下滑,挤压式增长的竞争格局将长期存在。未来白酒消费的品牌意识会进一步强化,小酒企面临的生存环境也将愈加艰险。

时至今日天载配资平台推荐,业外资本进入白酒行业往往以失败告终,几乎没有成功案例。中锐股份在风险提示中也表示,子公司贵宴樽公司的经营业务尚处于起步阶段,在公司整体营业收入中占比极低,请投资者注意风险。

对此,中锐股份投资者关系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对《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表示,近期公司基本面为发生重大变化。

动机不单纯

中锐股份蹭白酒概念,背后动机并不单纯。

2019年5月份,中锐股份启动定向增发,2020年10月增发实施完毕,公司以2.28元/股募集资金4.8亿元,用于华阴市城乡环境综合治理PPP等项目。

本次定增共有8名投资者参与,苏州睿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关联方认购8772万股,限售期18个月;其余7名投资者限售期均为6个月,兴证全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贵阳产控资本有限公司分别认购518万股、5237万股,另外五位自然人认购6526万股。

本次定增并不被资本市场看好。定增完成后,公司股价一路下跌,并于2021年1月13日创下近年来最低价1.99元/股,相比定增价跌幅12.72%。在此之后股价虽有回升,但仍表现疲软。2021年5月18日为非关联方定增股份解禁日,当日收盘价2.34元/股,比定增价仅高6分钱。如果算上时间成本,定增资金根本就没有赚到钱。

在经过本轮炒作之后,中锐股份股价已经大幅高于定增价。按照12月28日收盘价8.47元/股计算,相比定增价涨幅272%。

如果非关联方定增股份仍未减持,浮盈金额高达7.60亿元;关联方参与定增的股份解禁日期为2022年4月29日,目前浮盈金额5.43亿元。

中锐股份股价被炒高之后,也有利于推出新的再融资计划。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公司短期借款2.92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2684万元、长期借款9.69亿元、应付债券2.45亿元,有息负债大约15.33亿元,2020全年支付的利息费用就有1.39亿元,而其目前账面上货币资金只有2.31亿元。

从目前资金状况来看,中锐股份存在再融资需求。

对此,上述负责人表示天载配资平台推荐,近年来,公司债务规模不断下降,债务结构持续优化;同时,公司2020年内完成的非公开发行项目充实了上市公司的净资产;同时完成了绿色债券的成功周转,稳定了上市公司的债务结构。

中锐股份股价被炒高还有利于股东及高管减持。2021年12月15日,中锐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汤洪波拟在未来半年内减持股份不超过49.9万股,占其持有股份比例的24.97%。按照12月28日收盘价计算,减持金额有423万元。

事实上,在汤洪波计划减持之前,中锐股份已经有重要股东抢跑减持。2021年12月6日,上市公司公告称,持股5%以上股东、公司副董事长孙鲲鹏的一致行动人孙世尧已减持公司股份882.88万股,减持均价3.47元/股,减持金额3064万元。按照计划,孙世尧未来还要减持不超过417.12万股,按照12月28日收盘价计算,对应的减持金额有3533万元。

作为最了解上市公司经营状况的主体,孙世尧和汤洪波此时大额减持上市公司股份,或许表明两人并不看好中锐股份未来表现,值得投资人警惕。

业绩惨淡

最近几年,中锐股份营业收入从2017年的18.58亿元大幅下降至2020年的6.16亿元,降幅达到66.85%。净利润方面,公司不仅没有赚钱,相反多个年份出现亏损,2018年和2020年亏损额分别为7.9亿元、1.79亿元,2021年前三季度继续亏损986万元。

2019年,公司虽然盈利3381万元,但这主要依赖大额减值准备转回实现,当年扣非净利润实际亏损2912万元。中锐股份依靠会计手段护航2019年盈利,这样做的目的应该是为了避免被披星戴帽,保住上市公司地位。

中锐股份主营业务分为防伪包装和园林绿化,2020年分别贡献收入4.86亿元、1.3亿元,毛利率分别为15.74%、-15.14%。可以看出,园林绿化业务根本就不赚钱,对上市公司业绩造成较大拖累。

而且,园林绿化业务严重恶化了上市公司资产负债表。园林绿化属于资金驱动型行业,企业往往采取垫资建设再收款的方式,从而造成大量应收账款。截至2021年9月30日,中锐股份应收账款账面价值高达13.74亿元,占总资产的26.09%。

根据Wind资讯,2018-2020年,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245天、372天、865天,意味着至少要2年以上时间才能收回欠款。

中锐股份2021年中报披露了应收账款账龄情况,其中账龄1年以上应收账款账面余额7.87亿元,占比52.09%,说明回款确实不容乐观。纵向来看,公司2019年中期1-2年账龄应收账款4.99亿元,2020年中期2-3年账龄应收账款2.65亿元,据此计算回款率只有46.89%。

除了应收账款,园林业务还形成了大量其他应收款项。截至2021年9月30日,中锐股份长期应收款5.3亿元、其他非流动资产15.66亿元,其他非流动资产大部分都是长期合同资产。两者金额合计20.96亿元,加上应收账款之后金额高达34.7亿元,占总资产的65.92%,从而导致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急剧恶化。

2018年以来,金融去杠杆等相关政策力度逐步加大,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严监管以及商业银行信用收紧,导致园林企业回款难问题愈发凸显。

随着外部环境的恶化,中锐股份最近几年大幅收缩了园林业务规模,但是想要短期之内收回这些历史欠款恐怕并不乐观。

上述负责人表示,近年来园林生态业务受到了较大的冲击,主动收缩了西南地区业务规模,并成立了工程账款催收小组,采取积极的诉讼、和解谈判等多种方式进行催收。